地下女儿国

2021-08-07 09:45:00  管理员(更多)  2590阅

    秘宝
    “女儿国,不就全是女人的国家吗?”我说。
    接着就被达叔一巴掌扇在后脑勺上:“你说的那是女厕所!女儿国只是女人当家作主,女儿当道,女人称王。”
    达叔顿了顿,又说:“不过,我以前也不知道历史上还真有个女儿国。直到半年前,我们从唐代吐蕃国师墓里倒出一卷帛书,上面讲吐蕃不知从哪儿得来的消息,说女儿国世代守着一个神秘的宝藏。估计当时的吐蕃王也是喝高了,还没弄明白这宝藏是什么,就派大军去抢。女儿国人少力弱,不是这些吐蕃强盗的对手,被他们没几下就打到了都城。就在吐蕃王以为要大获全胜,宝藏到手时,不知怎么竟突然从女儿国都城的地下涌上无数腐尸,这些腐尸非常凶猛,就算断了手脚依然毫无知觉继续战斗。更可怕的是它们源源不断,就好像是从地狱逃出来的索命鬼。吐蕃人被打得丢盔弃甲,大败而归,那宝藏自然也没有找到。”
    “那宝藏,到底是什么?”阿九问道。
    达叔摇头:“吐蕃国师回国后曾派人到女儿国一带打探,奇怪的是女儿国虽然胜利了,却又莫名其妙的亡国了。版图被纳入大唐,神秘的宝藏也随女王一起埋入了地下。关于宝藏这帛书上有好几种猜测:有说是可以招来地下阴兵的兵符;有说是让人起死回生的仙界宝物。但到底是什么,却无人知晓。这次就是要你们去看看那到底是什么宝贝,我前段时间在女儿国遗址探到一处极大的墓葬,那儿有可能就是女王墓。”
    然而达叔本人却因常年出入地下,落下病进了医院,不能同行。于是,我和阿九,熊二三人,来到了川西的深山中。
    我和熊二探好位置,正要挖洞进去,却看见阿九砍开一处灌木,露出一个圆圆的盗洞来。阿九二话不说爬了进去,我和熊二对望一眼,也背上装备跟了进去。
    “阿九。”我叫了一声,她没有答应。
    这妞儿怎么回事?前几天还说干完这最后一单就一起退隐江湖的,这两天在路上和我们话也不说,就跟不认识一样,她是在发什么神经?
    熊二在后面干笑了两声,然后凑到我耳朵边说:“来川西的前一晚,我看见阿九进了达叔的房间。”
    我脑袋里“嗡”的一声响,接着一片空白。
    难道……她不和我说话,是因为给我戴了顶绿帽子?


    空心棺
    这个盗洞弯曲幽长,爬了十多分钟,我们才到达挂满蛛丝的出口。蛛丝?我一惊:阿九呢?
    她明明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,怎么会突然不见了?
    来不及多想,就被熊二这二货从后面一推。我从洞口掉落下来,刚着陆,熊二那两百多斤的身体就砸到了我的身上,感觉肋骨都快断了。
    “搞什么?”我叫道。
    “蛇,我后面有条蛇!”熊二指着刚才的洞口叫道,“盗洞里面竟会遇到蛇,真是倒霉。”熊二接着说道。
    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骂道:“闭嘴!”
    就像捕鱼的不翻鱼吃一样,倒斗的也从不说“倒霉”这两个字,行业忌讳。我隐约有种不详的预感。
    催着熊二起来,我摸出手电,这才发现我们竟掉在了一个棺材里。但这棺材里除了我们并没有尸体,我正奇怪,起身一看外面,只见一个血肉模糊的人头在棺材外的土堆上,阴沉沉地看着我。看人头的肌肉腐烂程度,应该死亡不超过三个月。墓里看到这种刚死不久的尸体并不奇怪,奇怪的是这个人头被剥了一层皮。
    人头后面的石壁上有墙绘,画的是一群大眼睛的人在追一群小眼睛的人,一个圆形的器具里,还有很多大眼睛的人从里面涌出来。那小眼睛的人应该是正常的人类,但这眼睛大得有些夸张的难道是外星人?如果真是外星人,那圆形的器具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飞碟了,难道女儿国的宝藏就是这飞碟?
    我激动地搓搓手,飞碟这玩意就是现在发现一个也不得了,更别说是埋在地下一千多年的古董飞碟,看来这回真是中了个大奖。
    “熊二。”我叫了一声,无人回应,转头一看熊二还躺在棺材里。
    我正想问他怎么回事,这时,他却做了个“不要说话”的手势。这时,我听到不知从哪里传来一阵“呜呜”的哀嚎声。
    跟着墓门处一道黑影闪过。“刚刚那是什么?”我问熊二。熊二不说话,从棺材里跳出来跑了出去。
    我正要往外走,却突然听到“呼呼”的声音,好像是有谁在拖什么东西。一看才知道是一只手,那手就在墓室的门口,好像动了动。拖动手的另一边隐藏在墓室外的阴影中,我正准备拿着手电照过去,手电的光却忽然变暗了。
    肯定是刚才熊二掉下来时把手电给砸坏了。但我还是看到了,原来那是一只断手,而拖着断手的,是一大团移动着的毛发。
    我屏住呼吸,不敢说话,心里却想着:扒开那些毛发,露出一张极恐怖的脸,血流满面,青面獠牙……
    但我还是轻轻跟在它的身后,与它保持着三四米的距离。这时,我感觉脑袋上的头发被连着头皮抓了起来,我尖叫着转过身,只见后面也站着一个毛发怪物。近距离下我才看清,这原来是一具浑身上下长满了毛发的血尸。此时,它正一边发出“愣愣”的声音,一边将刚从我头上抓去的毛发连皮贴在了自己的胸口处,我正要拨出刀子,那血尸却转身跑了。
    转过头来,原来跟着的那血尸也不见了。再走几步,看到前面的墓室亮着光,不知是谁在里面。
    一道光猛地照射过来,接着是阿九的声音:“刀子,你的电筒怎么回事?”
    “阿九,你听……”那个幽怨的“愣愣”声又响了起来。
    阿九手上的电筒光从我身上移开,照向声音的来源处。光亮下,只见墓室的角落处也缩着一个血尸。
    “我猜,它不是说的‘愣’,它应该是说的‘冷’,你没发现这里面温度很低吗?”阿九说道。
    “对了,阿九,你刚才怎么不见了?”我问。
    “那盗洞上面有一条岔路,我从另外的洞口出来了。刀子,你看这墓室里的石棺。”阿九说道。
    我从阿九的手中拿过手电,朝四周照了照。老天,这里起码放了四五十座石棺,我踩到一个石棺上再往下看,发现这些石棺竟然呈“卍”形摆放着。
    “这是万字标,这些棺材摆成这样不知道是何用意。”阿九说道。
    “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。”我说道,这时,阿九已经走到“卍”形中心的棺材旁。我跟过去,从背包里拿出撬棍,打开棺盖一看,里面竟然空空如也。
    阿九钻进了棺材里面:“这里面好像写着什么。”我把电筒递给她,她钻进去几分钟都没有声响,我正要催她出来,却听见她叫道:“把棺盖盖上。”
    “什么?”我怀疑我是不是听错了。
    “把棺盖盖上。”她又重复了一遍。
    我只好照她说的,将棺盖还原到原来的位置。
    突然,棺材里传来沉闷地敲击声,我急忙用撬棍打开棺盖,再看里面竟是一个深黑色的洞口,阿九不见了。


    子母河
    “刀子。”从很遥远的地下传来阿九的叫声。
    我用手电照下去,原来在棺材下面竟然还有另一个世界。阿九此刻正在下面的河水中挣扎,她不会游泳。
    我浑身颤抖,脑子里出现了这样一幅画面:万籁俱静的深夜,阿九轻轻推开了达叔卧室的房门……
    就让她自生自灭吧!但我的手却不争气地从背包中取出绳子,然后吊到下面,游到阿九身旁将她救了起来。她喝了不少水,我让她全都吐出来,在岸边休息。我看看四周,这里竟是一片足球场大小的空地,里面有着很多怪石,上面长满了苔藓和菌类,刚才的墓室就在我们头顶八、九米高的地方。
    我突然发现在那墓室的下方,竟然吊着无数个马蜂窝一样的东西,那是什么?
    我猜想阿九刚才可能是碰到了棺材里面的机关,于是随着棺材底部一起掉到了下面,而马蜂窝一样的东西也随着她一起掉进了河里。
    “哎呀,肚子好疼!”阿九突然叫道。
    我低头一看,只见阿九的肚子竟然隆了起来。我转过头,想掏根烟来抽抽,让自己冷静下来,我问她:“这是……达叔的?”
    “什么达叔的,你他妈在说什么呢?”阿九骂道。
    “不要骗我了,熊二都告诉我了,他看见你前几天去了达叔的房间。”
    “你有点儿脑子行不行,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吗?”阿九又骂道。
    “那熊二为什么要诬陷你呢?我和他交往多年,知道他做人很厚道。”
    “我做人就不厚道了是吧?唉呀,疼死我了!”阿九抬起脚来正要踢我,脚没过来就捂着肚子叫了起来,连额头都渗出汗了。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,她的肚子好像比三分钟前又大了一些。
    我看着河水,手足无措。等一等,河水?这里是女儿国,难道说这就是会让人怀孕的子母河?
    我一拍手,叫道:“阿九,你刚才掉进河里的时候喝了不少水,这里是女儿国,这就是子母河啊!所以你会变成大肚子。”
    “那只是神话故事,”阿九摇摇头,又道,“我怀疑,棺材下吊着的那个像马蜂窝一样的东西是蛊。”
    我半信半疑,来到河边,从水中捡起一块马蜂窝的碎片来看,果然从里面跑出很多蠕动着的虫子。


    舍利神莲
    这地下怎么会这么冷?我捡了些枯枝,生了一堆火烤了起来。
    阿九的肚子越来越大,我手杵着头无计可施。这时,我忽然发现身边多了一个黑影,仔细一看,竟是那浑身沾满毛发的血尸。不是一个,而是很多个,它们都跑到火堆前来了。
    我走到火堆对面,扶起阿九,轻轻地从血尸中出来正要离开,身后忽然响起一个阴沉的声音。
    “喂!”
    我转身一看,竟然是熊二。他浑身是伤,脑袋上只剩下少许的头发,几乎成了一个秃子。
    “你已经发现宝藏的位置了吧?”熊二问。
    “熊二,你刚才跑哪儿去了?”我问道。熊二对我的话置若罔闻。
    阿九说道:“上面的石棺里,确实画了宝藏的位置,不过,我看那石棺摆出的‘卍’形,应该是为了压制什么厉害的东西才搞出那么大的阵仗,所以,我觉得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比较好。”
    熊二并没有听阿九的话,反而跑上来想要抓她,被我一脚踢在胸口上,接着,我们两个扭打在了一起。结果遇到了一个斜坡,两人都滚了下去。我仰起头来,借着火光,正好看到阿九摇摇晃晃地倒了下去。她怎么了?
    这时,熊二翻身站了起来,把我压在了身下,但我的手也掐住了他的脖子。我正要用力掐他,小腿上却突然传来剧痛,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咬了一口。
    我手一松,熊二就趁机将我的手扭住了。突然,他也“啊”地一声大叫,原来有四五只黑壳虫爬到了他的脸上,他放开我站起身来,拍打身上的虫子。
    我坐起来正要松口气,却看到一大群黑壳虫从斜坡上面爬了过来。我立马起身逃跑,那些黑壳虫的速度虽然快,但到底还是比不过我,几分钟后,它们已经被我远远地甩在了后面。我正想着要怎么去找阿九,却突然一脚踩空,又往下掉了数米。
    这下面伸手不见五指,地下好像全是淤泥。我往前摸了摸,忽然摸到了一个滑溜溜的东西。我突然想到:口袋里好像装着打火机。于是摸出来点燃,这回看清了:那滑溜溜的东西,是一条碗口粗的大蟒蛇。此刻,它还在扬着头朝我吐着信子。
    我从腰间摸出刀来。
    大家都叫我刀子,但父母给我的名字里并没有刀这个字。我叫刀子的原因是因为我的刀玩得好,总能在我最危急的时刻派上用场。
    我握紧刀子,在火焰灭掉的那一瞬间,一刀朝那条大蟒的脑袋削了过去。前面竟然有光了,就好像我那一刀并不是削到了那条大蟒的脑袋上,而是割开了黑暗的幕布。
    我竟然又来到了画着“UFO”墙绘的墓室里,四周的墙剧烈地摇动起来,泥土不断下落,一个个大眼睛和小眼睛的人都变成了立体的,然后,他们动了起来!
    我这时才明白,先前以为是外星人的“大眼睛”竟然是腐尸,它们在追着“小眼睛”的老百姓撕咬。而我的周围,不知何时出现了许多穿着盔甲的士兵,这些士兵保护着一个雍容华贵的女人,他们拿着刀剑跟腐尸拼死作战。但无奈,腐尸就算手足被砍掉,也依然不受影响地撕咬,那女人最终还是落入了腐尸群中,被生吞活剥。
    就在军队快要全军覆没时,一个和尚从东而来,看到这如同地狱般的景象。和尚双手合十,跳进了一口枯井中,枯井里本来没有水,和尚跳下后,井水就冒了出来,但那水却是红色的。没有战死的士兵们围在井边,将刀剑浸入这红色的水中,再用它来砍杀腐尸,腐尸的身上冒起烟雾,接着就化为脓水消失了。
    随着腐尸的消失,无边的黑暗又笼罩了下来。我再次点燃火机,发现刚才那条大蟒竟然消失了,在我前面的,是一株雪白的莲花。
    这是舍利神莲?难道刚才幻境里的和尚是唐三藏?
    阿九喜欢看各种奇怪的书,虽然我对书这玩意儿嗤之以鼻,但我还记得那个艳阳天的早上:那天我心情很好,就和阿九一起看书,那是一本佛家的绘本,上面有一页说佛家高僧火化后有舍利。若是将舍利埋入地下,若干年后,那埋舍利的地方会长出莲花,这种莲花就叫舍利神莲。
    书上还说这舍利神莲是伤病圣药,只要还有一口气在,吃掉这花后就能立马痊愈。我将莲花放进包里,从井里爬了出来。
    熊二不见了,我走上斜坡发现阿九也不见了。


    地狱之门
    这时,我隐约听到了一阵低沉的呻吟声。我听着声音找过去,在一处低洼的石板上,我看到了熊二的背影。在他旁边,还有一个血肉模糊的人趴在地上,发出痛苦的呻吟声。
    “熊二,阿九呢?”我问道。
    “这就是阿九。”熊二指了指地上的人,又继续说道,“她中了蛊。”
    “子母河上的蛊?”我问道。
    “对,就是那个蛊。那蛊虫进入人体后迅速长大,到长成大拇指一样大的成年黑壳虫后就会从寄主的身体里钻出来,我看到阿九的时候,她已经被黑壳虫咬得奄奄一息了。”
    阿九“支支吾吾”的,好像要说什么。我忽然想起来:我的包里不是有伤痛圣药舍利神莲吗?
    我立即将包里的神莲花瓣掏出来放进阿九的嘴里,阿九嚼了几下,艰难地咽了下去。我正疑惑这神莲入口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时,阿九突然站了起来。
    “怎么回事?”熊二问。
    我正要回答,阿九却叫道:“杀了熊二!”
    我糊涂了:这是怎么回事?
    阿九骂道:“哼,这个熊二只是个傀儡,被达叔幕后操纵的木偶。我们进川西的前一晚,我看到熊二去了达叔的房间,我只听到熊二向达叔借钱还赌债,但接着就被他们发现了。所以一路上我都不和你们接触,因为我怀疑熊二有问题。等进了墓室之后,我一直在观察熊二,他说话的语气非常像达叔,所以,我推测,一定是达叔给他下了脑蛊。”
    “胡说八道!”熊二跑过来,被我一脚踢倒地上,然后我摸出刀,用刀尖挑开熊二的耳洞,果然看到一条肥黑的蛊虫缩了一下头。
    “痒,好痒。”阿九突然叫了一声,我转头一看,只见她发疯一般在抓自己的脸。难道这舍利神莲有问题?
    我正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这时,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:“真是失败啊!”
    从石头后面走出来的人竟然是达叔,他的手上还拿着一把猎枪。而另一边,阿九溃烂的脸皮被她整张撕了下来,但里面一张完好无损的脸露了出来,看来这就是舍利神莲的功效。
    “达叔,你为什么要给熊二下这么毒的蛊?”我问道。
    “唉,队伍不好带呀。你和阿九说做完这一单就收手,熊二这不争气的就知道赌,输了就到我这儿要钱。这地下女儿国我和几个兄弟曾经来过,但毫无收获,所以才出此下策,看你们能不能找到宝藏,顺便也把你们解决掉。”
    没有达叔的指挥,中了脑蛊的熊二就像睡着了一样躺在地上。那条脑蛊虫这时从熊二的耳朵里探出头来,好像是想看看外面的动静。我眼疾手快,两只手指将它掐着一扯,那条十多厘米长的蛊虫被我从熊二的脑袋里扯了出来。
    “你做什么?”达叔叫道,手上的猎枪响了,熊二正好歪着头一脸痴呆地站起身,被那颗子弹打在了脖子上。我大骂一句正要冲上去,却听到一声“咔嚓”的声音,脚下的石板在轻微地晃动。
    “宝藏!”达叔叫道。
    熊二的血喷洒在石板中央,那地下的石板缓缓旋转,接着圆心处升起一个蛇形石雕。熊二的血喷溅在石雕上,那石雕竟然裂开了,从里面钻出一条蛇形腐尸。蛇口对准熊二脖子上的伤口猛吸,蛇的身体由黑变红,而熊二则迅速地干瘪下去,变成了一具腐尸。
    接着,石板中央出现了一个洞口,熊二掉了下去。那洞口越来越大,露出一个燃烧着蓝色火焰的坑洞,这火焰一冒出来,四周的温度竟然更低了,从四面八方,头顶脚下都响起“冷冷冷”的哀嚎声。
    接着,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:火焰坑里,熊二的尸身竟分成了两个,又由两个分成了四个,达叔看得出神,自言自语道:“难道这玩意就是女儿国的宝藏?”
    忽然,这些尸身动了起来,从坑中突然伸出手,一把将达叔抓了下去。达叔开了几枪,分别打在几具腐尸的头上,但那些腐尸丝毫不受影响,紧接着达叔的手、脚和身体分了家,被一群腐尸迅速地分食了。
    阿九拉着我,叫道:“走,我们快跑!”
    “不行,这腐尸会越分越多,我们必须阻止它。”我说道。
    “枪对他们都没用,你又能怎么样?”阿九叫道。
    她话音刚落,我就在她手臂上割了一刀,她大叫一声,惊恐地看着我。我来不及向她解释,一刀劈向爬出火焰坑的一具腐尸,刀刃割破腐尸后,它的身体里面立马冒出一股难闻的烟雾。接着那腐尸就倒了下去,化成了一摊脓水。


    “怎么回事?”阿九问道。
    “我也不知道,好像吃了那舍利神莲以后,你的血就能克腐尸……”我说道。
    我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阿九扇了一巴掌:“你怎么不早说?”
    “我也是刚刚才想起来。”接着,我又在她的手上划了一刀,又解决了一个腐尸。直到阿九身上有二十多道伤痕后,坑外的腐尸终于解决完了。
    我指着坑里那具刚分裂出两个脑袋的腐尸,说道:“就只剩它了。”
    我将沾了阿九鲜血的刀朝那腐尸射了过去,没想到,在半空中那血液就被蓝色的火焰灼烧蒸发了,接着,又一个分裂出的腐尸爬出了坑外。
    我飞身上前将刀从它脑袋上拔出,然后,随着阿九的一声惨叫,那具腐尸也倒地化为了脓水。
    “一定要把这个解决掉。”我跳入坑中,坑中的蓝色火焰非常冰冷,我咬牙苦撑,将熊二正在分裂的尸体扔出坑外。这时,我才发现那块儿厚重的石板底部还写着一行字。
    内容是:地狱之门,以血开之,以血闭之。
    我爬出坑,将最后一具腐尸消灭掉。
    “走,我们快离开这鬼地方吧!”伤痕累累的阿九说道。
    “不行,我们得把这门关上,要不然有尸体掉进这坑里就完了。”我说道。
    “怎么关?”阿九问。
    “在刚才我和熊二扭打的地方不远处有一口枯井,开关就在井底。”我说完就要走,阿九拦住了我,说:“你休息一会儿,我去!”
    我点点头,等阿九走远,我走到离蓝火坑两三米远的一处蛇形小石头前,割开自己的手腕,将血滴在蛇形石头上,一滴、两滴……蛇形的石头慢慢开裂,一条蛇形腐尸冒了出来。蛇形腐尸咬在我手腕的伤口上,我感觉浑身的血液都朝它奔涌而去,我的视线渐渐模糊。这时,旁边的石板发出了“轰轰”的声音,看来那地狱之门是要关上了。
    我安心地闭上了眼睛,一颗泪珠却从眼角滑落而出:阿九,原谅我不能和你一起退隐江湖了,希望你能顺利走出这地下的女儿国。

good 0
  七宗罪
  闹鬼的椅子

随机推荐

刷新 换一批
在线状态 当前在线活动人数: 512

游客91801于18秒前浏览:地下女儿国
游客91574于18秒前浏览:芭蕾舞小姐姐白丝美腿私房写真
游客62724于3分钟前浏览:冥鬼
游客74056于3分钟前浏览:体操服美女学生妹青春靓丽图片
游客72864于22分钟前浏览:云梦网-梦想开始的地方
游客31839于26分钟前在论坛查询关键字:2733

弹性返回顶部JS代码
返回上级 返回首页
 蜀ICP备18033389号-2  js兼容所有浏览器日期代码
  • 搞笑趣事
  • 经典语句
  • 云梦小说
  • 返回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