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寝非常道

2021-08-07 09:28:00  管理员(更多)  390阅

    1.
    这是间四人寝室,却只住了两个人。
    一个人叫关心,她身材小巧,胆子比身材还小。另一个叫柳细细,她身材高挑,就像扩大版的关心。当然,她的胆子也很大。
    她们住进这间寝室只有一个原因:便宜。它为什么那么便宜?这要归功于一个人,准确地说,是一个曾经在这间寝室里自杀的人。这个人死的时候,只有十七岁,她用自己的命,给这间寝室赢得凶宅的封号。
    关心选择这里,是因为缺钱,刘细细选择这里,是因为她天不怕地不怕。她坚信自己没有做过亏心事,所以不怕鬼敲门。可这一天,深更半夜,真的有敲门声传来……
    当时,关心已经睡下了,不过柳细细还没睡,她在敷面膜。黄瓜贴满脸,不能动。敲门声传到耳朵里的时候,她的身体抖了一下。因为那声音太古怪了,不像是用手指敲的,倒像是用指甲敲的。长长的指甲,一下下叩在门板上,弥漫出阴冷的气息。
    柳细细是不可能去开门的,所以,她象征性地问了一句:“谁呀?”
    没有回应,可敲门声还在继续。关心被吵醒了,她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 就在这时,敲门声戛然而止。它唐突而来,突兀而去,怎么看怎么像阴谋。尽管柳细细心存疑窦,还是平静地回答说:“没事,睡吧。”
    “门锁好了吗?”关心含糊地嘀咕。
    “锁好了。”
    关心没再问什么,不一会儿,就沉沉睡去了。柳细细静静地等待着,那敲门声一直没有出现,这让她有点怀疑,刚才是不是出现了睡前幻觉?她强迫自己不再想这个,卸掉脸上的黄瓜片之后,眯上了眼睛。最后一眼,她看到通往阳台的玻璃门没有关紧,有风吹进来,窗帘幽幽飘动……
    这天晚上,她做了一个梦。梦里有一个面目模糊的女人,悄悄靠近她的床铺,长长的指甲划过她的脸,冰凉冰凉。那感觉,就跟真的一样。
    第二天早上,她在一声尖叫中醒来。发出尖叫的人,是关心。她披头散发地靠坐在墙角,望着对面的床铺,目光里流露出难以名状的惊恐。

    那张原本空着的床铺上,居然睡着一个人!
    柳细细也跟着尖叫一声,她哆嗦着嘴唇问:“你……你是谁?”
    那个凭空多出来的人坐起身子,被子从她身上滑下,长发遮住了她的脸。她就这么静静地僵坐着,没有回头:“我叫莫小溪,是新搬来的。”
    柳细细不肯相信这是现实:“你是怎么进来的?”
    “昨天晚上,我敲门你们不开,我就去楼上的宿舍,终于敲开了她们的门。然后,我从阳台爬了进来。”
    柳细细震惊了,这可是五楼啊,她从六楼阳台爬进来,而且还是深夜,怎么可能!也许是考虑到自己的话不足为信,这个自称莫小溪的女孩进一步解释说:“这很正常,我在山里长大,爬高上低是家常便饭。”
    柳细细鼓起勇气说:“你转身,我看看你。”
    莫小溪听话地转过身来,不过动作很慢,像电影里的慢镜头。最后,她把身子正对着柳细细,缓缓伸出手指,撩开了挡在面前的长发。一张煞白的脸,骤然出现在柳细细的视线里。这脸白得瘆人,白得不正常……
    但柳细细的注意力不在这里,而是在目光不经意间停留的地方。天,她的指甲……很长很长!
    2.
    一整天,关心都停留在心不在焉的状态,直到下课,她还不敢回宿舍,因为那个初来乍到的怪人太可怕,她不确定晚上还会发生什么。被迫无奈之下,她给自己的男朋友打了个电话。他的男朋友叫楚葵,才貌双全,但性格孤僻,他一个人在外面租房住。
    在电话里,关心吞吞吐吐地把自己的想法表达了出来,她希望楚葵能收留她一个晚上。那边,楚葵开心地跳了起来,然后故作平静地说:“好。”
    关心犹豫着,还是说:“我去你那儿住,你去别的地方住。”
    楚葵马上一愣:“你说什么?我没听见。”
    关心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,电话那头顿了顿,传来两个字:“好吧……我搬了新家,等会我把地址发给你,你打车过来吧。”
    挂了电话,关心像吃了一颗定心丸,长长地松了口气。她决定趁着天还没黑,回宿舍拿几样必需品。
    站在宿舍门外,她竖耳听了听,没有动静,没有呼吸声,空气像死了一样。她掏出钥匙准备开门,谁知,钥匙还没插进锁孔,门就吱呀一声开了。一张煞白的脸在门缝里越扩越大……也许是拉上了窗帘的缘故,屋子里黑洞洞的,这张脸显得异常突兀。关心的左胸膛传来咯噔一声,心脏差一点停跳。
    莫小溪面无表情地站在黑暗中,冷冷地说:“进来吧。”
    关心迟疑了一下,还是进去了,鼻子掠过莫小溪身边的时候,闻到一股怪怪的味道。说不出是什么味儿,但可以肯定的是,这味道没有温度。
    “怎么不开灯?”关心顺手去摸开关。
    “坏了。”回答完这两个字,莫小溪“嘭”一声把门关上,之后又反锁了一下。
    关心摸到开关,试了试,果然是坏了。她十指忙乱地掏出手机,打开上面的手电筒,照了照这原本熟悉无比的宿舍。窗帘被严丝合缝地拉着,又因为是黄昏,所以一点多余的光线都没有。她和这个怪人站在一起,被黑暗包围着。

    “灯什么时候坏的?”
    “我也不知道。刚才,那个高个子女孩回来了,她带上自己的牙刷牙膏走了,说要出去住,你是不是也想这样?”
    关心有点儿窘:“我……”
    “你是不是有点怕我?”
    “不……不是的。”
    就在这时,关心的手机响了,是柳细细打来的。她赶紧接听,把听筒紧贴在耳朵边。
    “你在哪里?”柳细细的声音有点尖,不像她平时的风格。
    “寝室啊,怎么了?”
    柳细细马上把声音放低:“莫小溪在不在你身边?”
    “嗯。” 我当道士那些年:
    听筒里传来“啊”的一声,柳细细音色大变,颤抖着说:“快离开她,想尽一切办法离开她!”
    关心朝莫小溪所在的方位瞟了一眼,蓦然发现,她一直站在门口没有动。关心忍住从脊梁骨涌上来的凉意,拼命让自己镇定,问:“为什么?”
    “我都调查她一天了,结果有了特别可怕的发现,今天,正好是那个自杀女孩的一周年祭日,莫小溪怎么会这么巧出现呢?她是深更半夜爬进来的,而且,她的指甲很长,我听说,有些人虽然死了,指甲还会继续生长……”
    关心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哆嗦,全身上下的凉意一股脑地往天灵盖冲,她有点发蒙。

    “更可怕的是,我去楼上的宿舍问了,昨天晚上,根本就没人敲她们的门。”
    “啪。”手机脱手掉下,通话中断,手电筒也在明灭。
    “你怎么了?”莫小溪逼上来一步。
    关心闪电般把手机从地上捞起,手电筒对准莫小溪,拿它当枪使,然而,枪却在这个时候灭了。彻底的黑暗笼罩过来,就连莫小溪煞白的脸,也登时隐没在其中。关心几乎疯掉了,伸出双手胡乱地划拉,百忙中也不知道有没有碰到莫小溪,总之最后她冲到门边,举手便要拉门柄。与此同时,肩膀猝然一沉,一只手搭在上面。
    “等等……”
    关心怎么可能等,她猛烈地抵拒着,手指跟着身体一起扑腾,终于在那只手没来得及攥紧她之前,打开门飞奔了出去。一出去,她扑面就感觉到异样,楼道里没有灯光,黑乎乎的,除了她没有一个人。此情此景,使她心里的恐惧瞬间飙升到极点,双腿开始不受控制,一路抽搐着奔出了宿舍楼。
    踉踉跄跄地停下来,她才发现,四周都没有灯光,停电了。她倏尔想起一个细节,不禁开始后怕:莫小溪告诉她是灯坏了,看来,她存心要吓唬她。想通了这一点,说什么也不能回去了,她打算空着手去楚葵那里,大不了不刷牙洗脸,但命不能不要。
    像是心灵感应似的,她刚起步,楚葵的电话就打来了。他的声音听起来不正常,温温吞吞:“我……我想跟你商量个事。”
    “什么事?”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,心马上揪了起来。
    楚葵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说:“对不起,晚上你不能来我这里了。”
    “为什么?”
    “我有一个同学要过来,男的,他想住在我这里,我们关系很好……”
    关心想反问他,难道我们的关系就不好吗?想了想,觉得这么问完全是自找没趣,她向来不是个主动的女孩,绝对不会这么发难。犹豫之后,她直接挂断了电话。紧跟着,楚葵又打过来两次,她都假装没听见。现在,走投无路了,身上的钱都不够开房的。
    她垂头丧气地走了两步,突然灵光乍现——柳细细!她不是去外面住了吗?那她肯定有落脚的地方。打定主意之后,她拨通了柳细细的电话。等她一接听,关心马上说:“我想见你。”
    3.
    在约定好的地点,关心见到了柳细细。柳细细一上来就说:“你找我算是找对了,现在,咱们两个要彼此信任和帮助,反抗那个女鬼!”说着,她箍住了关心的手腕,箍得紧紧的。
    “女鬼”这两个字,让关心心惊肉跳:“你在哪里住?”
    “我的一个同学那里。”
    关心没再问别的,她跟着柳细细一路向北。路灯越来越稀疏,二十分钟后,到城郊了。关心举目四望,发觉这个地方陌生得可怕,如果继续往前走,肯定两眼一抹黑,什么方位都感觉不到。于是关心停下来,问:“这什么地方?”
    柳细细伸出手指,往远处的黑暗虚空一指,幽幽地说:“城郊啊,看见那栋孤零零的房子没有,就是那。”
    关心穷尽自己的视力,顺着她的手指一路猛瞅,倒真的看见一栋房子的轮廓。她松了口气,可这口气还没松完,霍地想起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:“你的那个同学,男的女的?”
    “男的,我一去,他就搬走了。怎么了?你怎么不走了?”
    关心愣在那里,不由自主地想:天啊,不会这么巧吧。她试探着问:“你的同学,他叫什么名字?”
    柳细细张了张嘴,正待回答,这时,她注意到关心的手机响了。关心拿起来一看,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陌生号码,此刻,她对楚葵还有希冀,满心期望是他打来的,结果在听到话筒里的声音之后,发现不是。不光不是,那声音还让她吓了一跳。
    是莫小溪!
    莫小溪的声音还是那么阴冷:“你在哪里?我让你等,你为什么不等?”
    如果面前有一副镜子,关心会发现自己脸都吓绿了,她惶恐地看了看柳细细,想向她求助,但柳细细的注意力不在她这里,而是在朝四处观望。关心只好咬着牙自己应对:“我在哪里不重要,你找我干什么?”

    “怎么会不重要?你是不是跟柳细细在一起?”
    关心没说话,她不想暴露任何信息。
    “你肯定和她在一起,我能感觉到。现在,我要告诉你一件事,你听了之后千万要镇定,因为这关系到你的生死。”说到这里顿了顿,像是在确认关心已经听进去了,然后她接着说,“柳细细肯定哄骗过你,说我是鬼。这是彻彻底底的骗局,我不是鬼,我的真正身份是捉鬼师,我潜进你们宿舍,就是因为你们宿舍里有鬼。这个鬼,就是柳细细!”
    关心浑身打了个激灵,她抬眼看了看柳细细,突然发现她的表情里隐隐透着鬼魅之气。刹那间,她方寸大乱,不知道下一步自己该怎么走了。万般无奈之下,她喊了一句:“我凭什么相信你?”
    “你想想,柳细细每天晚上都往脸上贴黄瓜,这正常吗?那是因为她的皮肤已经死了,必须时刻吸收生气。还有,她平时胆子是不是很大?”
    关心费劲地想了想,回答:“是的。”
    “她是鬼,当然什么都不怕。今天是她的祭日,她不一定非得在祭日前一天回宿舍,她还可以提前很多天回来。对不起,之前是我不对,我撒了谎,柳细细根本就不是去外面住,她就是想把你引出去,然后,从你身上拿走她需要的东西。”

    想到自己天天和一个鬼朝夕相处,关心几乎要崩溃掉,凭着最后一丝理智,她问:“什么东西?”
    “你先把你的地址告诉我。”(鬼大爷鬼故事)
    关心走开几步,压低声音把眼前所见描述了一遍。很清晰地,她听到那边的莫小溪吸了口气:“坏了,她把你领到墓地了!那房子,是守墓人住的。你现在只有一个办法能自救,找到那个守墓人,求他帮忙。”
    突然,关心感觉自己的后颈发凉,似乎有一张嘴在往上面吹气。她触电般回头,差一点没被吓晕过去,眼前所见,是柳细细近在咫尺的脸。她是什么时候摸过来的?怎么没有一点动静?
    此刻,柳细细无声无息地看着她,表情怪怪的,似笑非笑。听筒里的莫小溪似乎也感应到什么,着急忙慌地喊:“跑!快跑!”
    关心二话不说,撒腿就冲,脚下的路坑坑洼洼,她跑得磕磕绊绊,也不知道碰到多少块墓碑,摔了多少个跟头,终于把柳细细甩掉了。可不知怎么回事,她感觉那股阴冷的死气,还一直跟着她。
    前面就是守墓人的房子,她三步并作两步地冲过去,疯狂敲门。里面有脚步声传来,渐行渐近,随后,门闩被卸下,门开了一条缝。一张男人的脸出现在缝隙里:“你来啦?我等你很久了!”
    关心抵死挣扎,但最终还是被男人抱进了屋。她的手机掉在地上,十分钟后,一只手把它捡了起来。
    “你想要的东西,找到了吗?”莫小溪的声音。
    “找到了,”这声音是柳细细的,捡手机的正是她,“我想要的东西,就是让她消失,现在她消失了,我很开心。钱已经转过去了,咱们永远不要再联系了。”
    说着,她挂了电话,掏出自己的手机,拨打了一个号码:“宝贝,今天晚上我去你那里吧?”
    “这个……还是改天吧,我有同学要来。”
    4.
    柳细细很气愤,她深入虎穴,和情敌住在同一间宿舍;又花了一笔巨款,请网友过来帮她演戏,终于成功把情敌卖给了守墓人,可没想到换来的却是这种结果。为了一个同学,他竟然拒绝了她!
    柳细细如果愿意善罢甘休,那就不是她了。她气呼呼地穿梭在林立的石碑间,想尽快找到回去的路,不经意间,眼前的石碑遽然一亮。她的视线被吸引过去,霎时发现石碑上有一点磷火,越烧越旺,火丛还用一种诡异的节奏不停地往上蹿。
    先是愕然,后是震惊,因为她看到一张鲜血淋漓的脸,从石碑后出现。
    “你……你是谁?”她胆子再大,目睹眼前的情景也不禁惊慌失措。

    面对花容失色的柳细细,这个脸上血肉模糊的人缓缓开口了:“你一直在扮演我,难道竟然不知道我是谁?”
    说这句话的时候,她的双手背在身后,手里握着一把刀……
    5.
    楚葵收拾好一切,然后去车站接同学。这个同学的名字叫莫小溪,他们的关系当然不仅仅是同学那么简单。
    看见莫小溪满面清爽地出现在车站口,楚葵紧走两步赶上去,一把抱住她的腰:“宝贝,我想死你了。下次你来之前最好先打个电话……这样我好准备准备。”
    “我不是打电话了吗?”
    “你都快下车了,才给我打的电话。”
    莫小溪狡黠地笑了笑:“你好奇怪哦!告诉我,这段时间有没有不老实,有没有背着我跟别的女生交往?”
    楚葵拍胸脯直说:“我是什么人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没有,当然没有。”
    莫小溪无声地笑了,无限妖娆地说:“好……那就好。”

good 0
  诡妆
  喂乌鸦的少年

随机推荐

刷新 换一批
在线状态 当前在线活动人数: 514

游客92192于22秒前浏览:女寝非常道
游客71957于2分钟前浏览:一张光盘
游客30138于6分钟前浏览:云梦网-梦想开始的地方
游客21441于7分钟前浏览:朝鲜就潜艇水下试射导弹发表声明 称系正义手段-
游客91574于20分钟前浏览:芭蕾舞小姐姐白丝美腿私房写真
游客62724于23分钟前浏览:冥鬼

弹性返回顶部JS代码
返回上级 返回首页
 蜀ICP备18033389号-2  js兼容所有浏览器日期代码
  • 搞笑趣事
  • 经典语句
  • 云梦小说
  • 返回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