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之媚

2021-08-07 08:59:00  管理员(更多)  1323阅

  在你的身边,有没有这样的同事,原本大家在一起工作得挺愉快,突然有一天他跟任何人都没打招呼就消失了,从此再也没有出现过,就好像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存在过这个人……也许有人会解释说他(她)找到一份更好的工作,不辞而别。这种最常见的回答也许是对的,也许不对。


  让我来告诉你另一种答案——


  一幢20多层的写字楼耸立在北京北郊五环以外,与周围的平房小院,和不远的村庄相比,显得格外孤立、醒目。因为它的墙体外面涂着红色的墙漆,周围的居民都习惯叫它红楼。这和红楼梦中的那个红楼,和当年曾经轰动全国的南方那幢红楼没有任何联系。


  白文胜在红楼物业公司做小小的保安员。因为年纪小,又没有什么资历,所以大家都不愿值的夜班就常常交给他来值。他也乐得夜晚值班的清静。经常和白文胜一起值班的是一位老保安王进财,四十多岁,胡子拉渣的,牙一年也不一定刷一次,黄黄的泛着牙花。王进财有一个爱好,爱讲晕段子,爱谈女人,还爱讲鬼故事。


  白文胜虽然只有初中文化,但他并不信有鬼,也不怕鬼。只是听了王进财讲的那些晕段子和讲的那些女人之后,他晚上有时会睡不着觉,黑黑的夜里睁着俩大眼,眼前晃着白天那些在红楼里进进出出的白领女人白晰的腿和胳膊。


  王进财叫白文胜“小白”,物业公司里其他人也叫他小白。时间长了,白文胜就习惯于自己被叫做小白,如果偶尔有人叫他白文胜,他还有些不好意思。


  日子在不咸不淡中,我们的故事开始了——


  1


  夜已深,窗外一片漆黑,遥远处有路灯鬼火般一闪一闪。风呼呼地刮着,仿佛一个若大的黑洞,随时就可以将人吸进去。热闹了一天的红楼进入休眠状态,那些曾有人加班的办公室,相继关灯走人。最后红楼里只剩下第12层楼上一个办公室的窗口还一片光明。


  红楼大厅的时间指向了12。保安员小白伏在桌子上进入梦乡,那根形同虚设的电警棒从桌上滚落到地上,在他的脚边晃了晃静止下来。黑暗的角落里,一只不知从哪里跑出来的黑皮老鼠,瞪着一双溜元的眼睛向外窥视。


  在那扇惟一亮着的窗口里,郎一尘还在电脑前坐着,他是一个恐怖小说爱好者,喜欢吸血鬼一类的故事,此时他正以黑手的昵称,进入一个叫网络吸血鬼的聊天室,准备的鬼友们交流。突然,桌面上弹出一个窗口,闪烁着一丝蓝色的光,仔细看是一个叫夜之媚的网友来找他聊天。


  夜之媚,性感、暧昧又神秘的名字,对郎一尘产生了强烈吸引力,使他想知道对方究竟是何模样,在好奇心驱使下郎一尘点开了它。


  弹出一个崭新的聊天窗口。一个美女和一个骷髅头交替出现在一侧的对方形像栏里。


  “黑手你好,我是夜之媚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


  郎一尘点上一个笑脸:“也很荣幸认识你。”


  “ 如果你面对屏幕,请点击我的美人头像说,我爱你,你就会进入到一个美妙的世界。”


  “是吗?”郎一尘觉得很好玩:“能进入到一个吸血鬼的世界吗?”


  “只要你愿意,应该没问题。”


  “你是可怕的女吸血鬼吗?!”


  “是。”夜之媚打出几个绿色的字,那字在屏幕上闪闪发光。


  “我的血很好喝的,酸酸甜甜好滋味。你想不想喝?”郎一尘想起一句广告词,便打下来问。


  “啧啧,相当地想。宝贝,现在就照我的说法去做,将你的正面对着屏幕,点击我的头像,然后说那三个字:我——爱——你。”


  “好吧!你等着啊。”郎一尘回复,同时心想,不知哪个恶作剧的家伙喜欢与网友做这样的游戏,从名字上看,对方应该是一个女性,可能是一个新婚少妇,老公不在家,在这样宁静的深夜寂寞难奈,到网上来寻找*,自己陪着她玩一玩也没什么损失。此时郎一尘本身就正面对着屏幕,于是点击那个蓝色美人头像,然后口里说:“我——爱——”


  这时候,电话突然响了,郎一尘意识到是小美打过来的,他急忙离座,到旁边的有电话的桌边去接。在离开之前,他嘴巴开合,故做诡异地说出了最后一个字——你。


  郎一尘拿起电话说:“您好!小美。”


  小美在那边问:“你这会儿在干什么?”


  郎一尘说:“刚加完班,想上网休息一下。”


  小美说:“我们好久没见面了,你想不想我吗?什么时候咱聚一聚。”


  一股阴风狂起,郎一尘坐的转椅忽然被吸起,仿佛被一把魔手揉搓变形,迅速压缩变小,竟然变得比电脑的显示屏幕还要小。最后,竟然被电脑屏幕无声地吞没。这一切背对着电脑的郎一尘并没有注意到。


  郎一尘握着电话呵呵笑着说:“我在上一个网站,一个吸血鬼网站,与一个网名叫夜之媚的人对话。她说按她说的去做,我就可以进入一个网络吸血鬼的世界。”


  小美问:“你按照她说的做了吗?”


  “我正在做,就接到你的电话了。”


  “呵呵,那你就接着做吧,看一看能不能进入那个网络吸血鬼的世界。”


  放下电话,郎一尘扭头发现自己桌前的椅子没有了。他环顾左右,仍没有看到自己的那把椅子。他的脑袋轰地大了一圈,真是活见鬼。这把椅子怎么不翼而飞呢?郎一尘又认真地数了数办公室里的桌子,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,果真少一把椅子。他那把放在电脑桌前的椅子哪里去了?


  郎一尘低头看电脑桌面。


  电视屏幕上闪着兰光:“你在骗我!”


  “对不起,我刚接一个电话。”郎一尘重新拉把椅子坐下来,脑海里急速转动着,我的座椅怎么没有了呢?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?难道有一张魔嘴把椅子吞食了?不行,我要做一个试验证实一下。他轻点键盘输入:“再来一次行吗?我很想进入你的吸血鬼世界。”


  “好吧。”夜之媚在电脑里显出一个妩媚的笑脸。


  郎一尘转身,从衣柜里取出一个布娃娃,这时他买来准备在24号小美生日那天送给她的,现在暂借来在此排上用场。郎一尘把布娃娃在自己刚坐过的椅上摆正。然后点击夜之媚的头像,轻声而故做深情地说:“来吧,宝贝,我——爱——你。”


  说完最后一个字,郎一尘迅速闪到一边去。


  郎一尘屏住呼吸,静静地等着,他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
  大约过了半分钟,一股阴风徒起,椅子上的布娃娃忽然被吸起,仿佛有一把魔手,把布娃娃抓在手里揉捏、变形、缩小,然后无声地被电脑屏幕吞没。


  郎一尘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所见。这是真的吗?他拧了拧自己的胳膊,很疼。肯定不是在做梦!


  “你又在骗我,不跟你完了。”兰光一闪,夜之媚的头像消失了。


  2


  第二天上午,郎一尘把自己昨晚的所遇悄悄告诉了同事莫向东。莫向东把头摇得像布郎鼓一样,他百分之一百不相信:“一尘,你是被恐怖小说毒害了,这种事谁信啊?别把它拿来骗我玩了。”
  “真的,我不骗你。不信咱们今晚就可以试一试。”


  “不行,我不上你的当,我晚上在王府井还有一个约会。一个女网友,她说她是外交官的女儿。”


  “靠,我还说我是财政部长的公子呢。说实话,你是不是有点害怕了?”段一尘问。


  “我,我胆大包天,难道怕你的恐怖故事?”莫向东压根儿就没在意。


  “这样,你把约会推掉,今晚我请客,然后咱们一起验证,行吗?”郎一尘在心里也不愿这样的事竟是真的,他迫切需要有一个第三者在场的验证,证实昨晚自己不是神经错乱,出现了幻觉。


  “好吧,打死我也不会相信,网络上还有鬼。”莫向东仍然坚持。


  这时候,公司人力资源主管赵娅兰从他们身边走过,意味深长的目光在郎一尘脸上扫过,又盯在莫向东的脸上:“你们在谈论什么呢?上班时间不许聊天。”


  莫向东打了一个立正:“是,长官。我们在谈公司的NBA计划进展情况。”


  赵娅兰又看了一眼郎一尘,转身走了。留下一股淡淡的清香。莫向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:“这女人真他妈的性感,你瞧一瞧她的小屁股向上翘翘着,我发誓她一定*旺盛,只靠她丈夫一个人肯定满足不了她。”


  郎一尘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认真工作吧兄弟,今天工作不努力,明天努力找工作。”


  莫向东嘿嘿笑着凑到郎一尘耳边:“如果你和她有那种关系,你就不用担心被炒鱿鱼了。”


  “去,去!”郎一尘重重擂了他一拳。


  下班了,莫向东和郎一尘都没有回家。他们在红楼附近一家四川饭店吃饭。吃饭时,莫向东接了一个电话,是一位朋友要他帮忙办事情的,莫向东爽快答应,说过几天就给他回话。莫向东是个小酒鬼,喝了几瓶啤酒,再走路上楼时,脚跟就有些不稳。


  郎一尘打开电脑,搜索进入吸血鬼聊天室。聊天室里很热闹,网友们的名字也千奇百怪,千年枯尸、真心吸血鬼、僵尸真人、亚伯拉伯爵等许多吸血鬼爱好者在这里交流聊天。郎一尘点击夜之媚,但没有反应。


  “哥们,我说你是骗我的吧,那个吸血鬼在哪里呢?”莫向东用力拍着郎一尘的肩。


  “也许这会儿她还没上网,还不到那个时间,我们等一会儿。”郎一尘说。


  莫向东百无聊赖,眼皮儿发沉,侧身躺在沙发上很快睡去。


  郎一尘继续在网上冲浪,一边关注夜之媚的头像。


  红楼客厅的钟表时针指向12时,值班员小白伏在值班室的桌上又睡着了。他梦到自己回到故乡,遇到了邻村那位漂亮的梳着马尾发型的妹妹,他们是在小镇赶集时碰到的。从此邻村妹妹就成了小白的梦中情人。


  此时,郎一尘电脑桌面上夜之媚的头像突然发出了一道兰光——她上网了。郎一尘又惊又喜。他抬头看一看表,正是深夜12点。


  郎一尘急忙过去推醒莫向东说:“瞧,哥们没骗你吧,夜之媚上网了。”


  莫向东睡眼惺忪坐在电脑前的椅子上:“真有这个夜之媚啊,让我来会一会她,八成是个寂寞的少妇。嘿嘿。”莫向东点上一个笑脸上去:“妹妹,很荣幸认识你。”


  “你好,我是夜之媚,很高兴认识你。如果你面对屏幕,点击我的美人头像说,我爱你。你就会进入到一个美妙的境界。”


  “是吗?”莫向东问:“美妙的世界是什么样呢?”


  “你只有进来了才知道。”夜之媚说。


  “你先说一说,我听听,那里有没有美女和我*?能不能让我欲死欲仙?”莫向东嘻皮笑脸地问。


  “你来吧,照我说的做,你的所有要求就能得到满足。”夜之媚不动声色。


  “要我如何做呢?”莫向东问。


  “宝贝,现在就照我的说法去做,让你的身子正面对着显示屏,点击我的头像,然后说,我——爱——你。”夜之媚的名字闪着兰光。


  莫向东端坐在椅子上,把自己正面对着显示屏,抬手指就要去点夜之媚的头像。


  “不,不能点,也许它真的会把你吸食掉。”郎一尘突然害怕起来,急忙伸手去阻拦。


  “我靠,有这可能吗?!这不就是一台普通的电脑吗?它能容得下我这么庞大的身子?”莫向东拍了拍电脑显示屏,根本不相信,毅然点击了夜之媚的美人头像。然后故意张大嘴凑到显示屏前非常夸张地拉长声音说:“宝贝,我——爱——你——”


  郎一尘本能地躲向一边。


  半分钟后,一股阴风陡起,莫向东的身体仿佛被一只魔手抓住,突然扭曲变形,一点点被吸入到电脑屏幕后。莫向东的脸色变得苍白,手奋力地伸向郎一尘,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:“一尘,快救我,救——我!”


  郎一尘抓住向东的手,但他分明感到一股无比强有力的吸引,慢慢地吞噬着莫向东两条腿没有了,接下来是臀部和腰,再接下来是胸、脖项。郎一尘觉得莫向东拼命伸着的抓在自己手中的那一只手,变得越来越无力,最后猛然松开。


  ——那只手也很快无声地消失了。


  没有了,莫向东没有了。一个大活人就这样在郎一尘的面前消失了。电脑显示屏又恢复了原样,似乎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。


  3


  “咯咯咯,你真逗!”小美笑得直不起腰,细白的胳膊支撑在桌子一角,表情有些夸张。


  郎一尘看着小美,觉得一点也不逗。一直等她笑够了,脸上的眼睛、鼻子、性感的小嘴都回到了原位,他才接着说:“可是莫向东消失了,他再也没有到单位上班,也没有人知道他的消息。单位里的人都猜测他可能找到了更好的工作,不辞而别了。”


  “你没有试过打他的手机?”小美翻着眼睛挑畔般提问。


  这句话提醒了郎一尘,他立即拨打莫向东的手机,通了,却没有人接。郎一尘记得很清楚,莫向东被电脑显示屏吞食时,他身上带着手机。手机随同莫向东一同消失在吸血鬼聊天网络中。


  小美接过手机听,莫向东的手机是一首很流行的歌《香水有毒》:我曾经爱过这样一个男人,他说我是世上最美的女人,我为他保留着那一份天真,关上爱别人的门,也是这个被我深爱的……


  “什么东西啊!”小美愤愤地关掉手机,她很不喜欢听这样的歌,把我们女人唱得都贱成什么了?!


  小美当然是另一种女人。郎一尘心里想,却不再说话。


  “一尘,你不会在骗我吧?我决定去见识一下。”小美突然表现出极大的兴趣。


  “我怎么会骗你呢?我什么时候骗过你?我亲眼看着莫向东消失,却毫无办法。你不能再冒险了。”郎一尘坚决地拒绝。


  小美说:“你还不知道我吗?我决定的事情就一定要去做。你不是我爹,也不能算我正式老公,所以你管不到我。”


  郎一尘和小美走进红楼时,保安员小白正在值班。在他们眼里,保安员和空气一样无足轻重,他们常常对这些穿着七成新保安服的人视而不见,见而不闻。小白眼睛偷偷盯着小美白晰的脖子,一直到他们消失在楼道的尽头。


 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,在晚上走进空荡荡的写字楼,是加班还是有其他事情?保安员小白是猜不清楚的。他只是觉得他们在紧闭的办公室门里面,可能会有些事情发生,那些事情会让小白想起来就心跳加快,脸红耳热。有时候他甚至控制不住要悄悄地从那办公室的门前走过,渴望能听到一些意外的声音。


  晚上12点,郎一尘和小美一起坐在了那台电脑前。


  夜之媚兰光闪烁,她上网了。郎一尘心砰砰直跳。小美双眼放光,她更多是探险的激情。“你好,夜之媚,听说你可以令人进入你的世界?”


  “是的,你是哪位?”夜之媚问。


  “我叫孟晶美,你叫我小美吧,我是黑手的女朋友。”

good 0
  来自地狱的童话
  致命的诅咒

随机推荐

刷新 换一批
在线状态 当前在线活动人数: 533

游客30605于6秒前浏览:夜之媚
游客02732于3分钟前浏览:地下女儿国
游客42581于9分钟前浏览:关于功德圆满的名句摘抄
游客35964于9分钟前浏览:玉兰花
游客84739于14分钟前浏览:校园夜遇
游客61446于17分钟前浏览:美女车模漂亮脸蛋完美身材美图

弹性返回顶部JS代码
返回上级 返回首页
 蜀ICP备18033389号-2  js兼容所有浏览器日期代码
  • 搞笑趣事
  • 经典语句
  • 云梦小说
  • 返回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