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萧

2021-08-07 08:59:00  管理员(更多)  1018阅

一直以来我都有一个愿望,但是我不知道是什么。


听妈妈说,每个婴儿出生时都是要哭的,可是我当时就是没有哭,任凭医生怎样打我,我瞪大了眼睛一声也不吭。


大概命里注定,我是个倔强的人。


渐渐长大,我不再是小孩,可是不知为什么,我从未掉过一滴泪,从不知道什么,才是辛酸的感觉。


我谈过一两次恋爱,对方都是很时尚的女子,我跟她们在一起一点感觉也没有,并且每次,我的那个小巧可爱的女朋友睁着大大的眼问我:“你爱我吗?”我都会顺理成章的说:“不。”这是分手的理由。 鬼故事


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了,朋友们安慰我说,你是个讲义气的好人,有没有女朋友算什么!哦,我不在乎。其实内心深处,我担心的好像不是这个。一定有些什么,是我还没有了解的。


后来遇到了那管萧……


我对乐器没什么研究,不过只是好奇。


下班经过夜市,我看见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头在卖乐器,竹笛,埙,还有一管萧。


那萧很旧很脏了,泛着淡淡的紫色,给我很眼熟的感觉。


不对吧?怎么会有这种感觉?我走上前问:“这个……萧多少钱一根?” 鬼故事


我不卖,老头说,这是传家宝物,我随身必带的,你别看它旧,它可是一管紫玉萧,是我的父亲常用的宝物。


他还说了些什么,我都没有听,我只是看着那萧,痴迷的,看着。连我自己都诧异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眼神。最后我觉得如果不解决这件事,我就走不了。


“卖给我吧!求你,多少钱都行!”


老头大概是被我的热切感动了,说难得有人这么喜欢,反正是身外之物,就卖了吧,500块,怎么样?”


我迫不及待的掏钱。


事实证明,我被骗了。那里卖传家之宝的老头多的是。


但是我是真的喜欢那萧。 鬼故事


每天傍晚回到家里,我都把它拿在手上看来看去,看不够似的。偶尔对到嘴边一吹……那低沉的”呜——呜”声,总好像在诉说着什么事情。


一定有些什么,是我还没有了解的。


放假回老家,我的故乡的小山村还是那么宁静。家族里的近亲都已故去,只有间小屋是个远方亲戚留下的产业。小屋建在远离村子的半山腰,从那里可以看得到村子边上的河。我乐得在那里度假,享受少有的清净。一连半个月,我没有和外界联系,专心的看书,做我想做的事情。每天,村里的李婆婆会把饭做好送上来。


有一天,天阴阴的没有下雨,我莫名其妙的慌乱起来,正好李婆婆来送饭,便要求她陪我一会儿。老太太很乐意,坐下来,发现了我的萧。


“这萧……”她凑近了,仔细的看,忽然惊讶的叫起来:“乖乖的了不得,这是那根儿鬼萧呀!没错,这里,这里还有道疤。你怎么把它弄来了?快,快扔了,它可是要吸人性命的。你有没有吹过?”


“我不会吹萧的。” 鬼故事


李婆婆松口气道:“我说,那还好啦,你要是用它吹过曲子,就不会还活着了。”


我惊讶的要她讲讲究竟怎么回事。


“很久以前,我们村子里有个年轻人,叫李强的,很棒的小伙子,出去参加过革命军,打过日本鬼子的,是那一辈人里唯一见过世面的。多好的人呐!解放后,他回到村子里来教书,不知怎么就变了,变得特别不爱说话,跟以前一点也不同了。他离开我们所有人,就在这半山腰盖了这间房子,搬过来住。每天走很远的路到学校去上课。到哪里都带着他那根萧。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。后来的一天,有人又看见他拿着这根萧回到小屋去。半夜,山上传来了呜呜的萧声……”


“大家都吓坏了,祖训是不让半夜吹萧的,都说会引来鬼魂,吸走人的阳气。可是他竟然不顾。那一天晚上的月亮升到中天,是又大又圆。照的山上一片银光,出来的人都看见了……看见李强坐在山顶大石头上吹萧的身影,还有一些不清不楚的人形的东西晃晃悠悠的在他身边飞来飞去……”


我的手按住那萧,感觉它好像在微微的颤动,不过只是几秒,应该是错觉吧。 鬼故事


“婆婆,后来呢?”


“后来?后来很久没人上那山,可是李强也没去上课。大家商量好,派几个小伙一起上山找他,最后就在山顶上,他已经僵硬,发青的尸体坐着,保持着那一晚吹萧的姿势。”


“你说,这萧是不是鬼萧?谁要是吹了它,就一定会死!你还是赶快扔了它吧!”


我半信半疑:“您怎么肯定这就是那根萧呢?”


“全村人都见过那萧,我那时年纪不大,可是印象可深刻了,它被握在李强僵硬的手里的样子……咳,不说了,你小心点。千万不要在有月亮的半夜吹萧。干脆扔了它吧!”


我胡乱应着,送老太太出门。 鬼故事


远远看见河边,好像有两个少年的影子,仔细再看时又没有。眼花了吧!有种很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。


“唉——”


是谁长叹一声?我猛地爬起来走出门。月亮挂在中天,很美。山上安静得很,偶尔有虫鸣。我一步一步,走向山顶。


“唉——”


又是一声长叹,好凄凉。


我的心平静下来了,因为这是我的叹息声。 鬼故事


你可记得自己的誓言吗?


我心底里一个声音在问。那萧,在我手里。我吹了,”呜呜”响,好像在诉说着什么。


是什么呢?


是什么?一定有什么,是我还没有了解到的。


“强哥哥!”是她,我想起了她的声音。是很久以前的上一辈子……


她,梳着两个羊角辫,光着小脚丫,喊:“强哥哥!帮我捉鱼去!”


我就过去,我也是个小孩子。跟她嬉笑,打着闹着玩。天空真的很蓝,永远这样就好了,我不停的想着,即使这种想法是不该有的。


大了些,她在河边洗着衣服,我就吹萧给她听。 鬼故事


“呜呜”是快乐的乐章。她却傻傻的说:“多好听的萧呀!强哥,只是我想……”


“想什么?”


“嗯,好像所有的快乐都有尽头似的。”


“瞎想!我会陪着你的,傻瓜!”


都是十六七岁的少年了,我开始有梦,开始想到外面的世界里去。我把梦想都画下来。但是,最多的,是她。


我走的那天她送我。


“小云,我要变得很棒,很有本事,然后回来带着你,一起到外面的世界去!”


“嗯。”她很使劲的点头,满脸的泪。 鬼故事


我们在半山腰分手。


“回去吧!”我说,”我自己可以翻过这座山。你回去吧!”


可是我走出很远了,她还在半山腰,招手。


我笑了,偷偷的看手里的一张小小的画像,很美丽的单凤眼,很美丽的她,我已经画得很像了。


我做工,后来参加革命的军队。每每又累又困,我就看那画像,那眯着单凤眼笑着的她。她是我的鼓励,是我的精神支柱,是我生命中最宝贵的东西,我的永远的护身符。我把画像放在心口的部位,拿出来暖暖的,像她的体温……


听说日本人占领了我的家乡,我急急的想赶回去,组织上恰好派我去给兄弟部队送一封信,那送信的路线经过我们的村子。 鬼故事


那天下着大雨,我在山上没头没脑的跑着,不小心让两个路过的鬼子兵看到。鬼子在后面哇哩哇啦大叫着,我哪里还敢停一下!我身上这封信关系着多少战士的性命呀!到了村前的河边,我想到一个主意把身上的大长衣服脱下来,然后钻进草丛去。


鬼子果然以为我游水逃走了,沿河追下去。我等他们跑远就朝相反的方向赶。急呀!我得赶快出了这个危险的地方。村子就在河的那一边,她也一样,可是我只能匆匆的看上两眼。不能去看她,不能连累她。


等我吧!


我成功的完成了任务。


后来部队打了几场大战役,具体的我也不明白,我这个小兵随着大家伙冲锋陷阵,很多次,子弹擦着我脸颊飞过去。我想到,不能死,她,还等着我呢!


黑漆漆的晚上,伏击鬼子的时候,我中弹了。子弹打进大腿,我不能动,感觉热乎乎的血在流,一时间,我忘了一切,潜意识中,好像有个轻飘飘的白影过来拉我手。我就要随了它去了,却看到,她的亲爱的脸! 鬼故事


“小云!”


她缥缈的在空中,好像很惊异。而我就继续大叫:“小云!小云!——小云!”


随着我渐渐恢复的知觉,慢慢感到的真切的疼痛,她消失了。


打扫战场的战友们听到了我那时候的叫声,把我救了回去。


躺在病榻上我想她,她当时虚无的苍白的脸。我固执的认为这都是我的幻觉,因为从那以后,一直,我没有梦见过她。她的画像不知道什么时候丢掉了再找不到,不过她在我心里。我总是要回去找她的。


战争在那不久之后就胜利了,我离开部队,回到家乡。 鬼故事


山村一如往昔,只是更加静了。我坐在老房子里听村长老张叔讲战争时候发生的事情。隔壁的二狗子一家逃跑被鬼子逮住,统统砍了脑袋。我的舅舅想掩埋他们一家子尸体的时候,也被残忍的杀害……他讲的一如以前给我们讲刘备关羽张飞,照样的安然,人都是有死的。可是,我担心起来,回来之后,我没有看到小云。


“小云呢?她怎么样?”

good 0
  失心
  白天与黑夜

随机推荐

刷新 换一批
在线状态 当前在线活动人数: 530

游客33888于1秒前浏览:鬼萧
游客00614于3分钟前浏览:山中奇遇
游客03918于12分钟前浏览:关中怪谈之衣咒
游客94445于13分钟前浏览:灵魂出窍
游客65501于16分钟前浏览:活着
游客52259于18分钟前浏览:灵异鬼故事

弹性返回顶部JS代码
返回上级 返回首页
 蜀ICP备18033389号-2  js兼容所有浏览器日期代码
  • 搞笑趣事
  • 经典语句
  • 云梦小说
  • 返回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