朋灵

2021-08-07 08:58:00  管理员(更多)  1410阅

第一章: 引子


  当朋灵得知自己不是真正的人时候,世界在他眼中突然陌生起来,所有的憧憬和梦幻瞬间烟消云散,从未有过的孤寂和冷漠袭入内心,渐渐沉入到骨子里。


  仲秋即将来临的时候,实验中学高二一班的晚会也筹备妥当。教室被装扮一新,在彩带和气球的衬托下,显得灯火辉煌。讲台下的课桌团团围起,中央留出一块空地,就是简易舞台。讲台前立着一位红衣女孩,乌发披肩,容貌俏丽,手持话筒,笑语盈盈。


  晚会正到高潮,下面的男生不断起哄:“晶莹,再来一个!”


  晶莹正是这个红衣女孩的名字,她是班里的文艺委员,也是晚会当仁不让的主持人。她的嗓音清亮动人,唱歌是她的拿手好戏。晚会开始以来,她已唱了三支歌曲,班里的调皮鬼还不肯放过她。


  晶莹笑模悠悠的站在台前,看了看那个嗓门最大的男生,说:“如果梁涛同学愿意为我伴舞,我就为大家再来一曲。”晶莹一句轻描淡写的话,立刻转移了大伙的注意力,大家笑着喊道:“好,梁涛,来一个!”梁涛刚才喊的最响,他平时喜欢捉弄别人,不想这次偷鸡不成蚀把米,被晶莹反将一军。


  梁涛急忙作揖说:“大家饶了我吧,如果我会跳舞,农民伯伯家的老母猪也能跳迪斯科了。”梁涛身体偏胖,外号“阿猪”,立刻有人尖声叫道:“那你就跳一个迪斯科吧。”


  梁涛总爱捉弄别人,终于被人逮着一个报复的机会,当然没人放过。


  气氛异常热烈,晶莹不动声色的站在旁边,看着自己导演的笑剧,心中暗自得意,忍不住偷偷看向墙角处。


  墙角处坐着一个蓝衣短发的男生,正垂着头,懒散的靠在桌子上,身姿里透露着一种孤独和超然。晶莹注意到,从晚会开始,这个男生始终没有抬过头。无论周围的同学如何吵闹欢笑,他都置若罔闻。他坐在教室最边角的地方,除了晶莹,几乎没有人注意他。


  他的无动于衷让晶莹心底的得意瞬间烟消云散,整个晚上,她使出了全身解数,竟不能让他动一下,越发激起了她的好胜心。


  看梁涛在大家的哄笑和掌声中尴尬不已,晶莹笑嘻嘻的说:“梁大少爷,你既然不肯跳舞,玩个魔术也行啊。”晶莹性格活跃自信,敢于对付班里调皮的男生。此刻三言两语,便把梁涛折腾的一塌糊涂。梁涛象一只斗败的公鸡,苦着脸说:“晶莹,您老人家高抬贵手吧,想看魔术找朋灵嘛,他才是真正的魔术师。”


  晶莹等的就是这句话,心中一喜,忙接过话茬说:“嗯,梁涛推荐朋灵同学为大家表演魔术,大家欢迎。”


  梁涛擦擦汗,趁机溜回自己的座位。


  朋灵就是坐在墙角的蓝衣男生。魔术是他的拿手本领,班里有人见过他玩魔术,据说神乎其技,可惜他从来不以此炫耀,真正见过他玩魔术的,不过三五个人。


  晶莹此议一出,大家哄然响应。四处寻找,目光都集中到朋灵身上。朋灵趴在桌上,对晶莹的话充耳不闻,如同沉沉睡去。一个黑瘦的男生阴阳怪气的喊道:“朋灵,别睡了,再不起床,妈妈打屁股了。”


  朋灵抬起头,看了一眼叫喊的男生,神情萧索,似乎真的刚刚睡醒。晶莹趁笑声稍歇,问道:“徐雷,你睡懒觉的时候,阿姨要打屁股吗?”徐雷就是那个黑瘦男生,跟梁涛一样,也是个调皮捣蛋的角色。看晶莹帮朋灵说话,翻翻白眼,不再言语。晶莹接着说:“相信朋灵同学的表演一定会让大家大开眼界,大家鼓掌加油。”


  朋灵转过头,冷然的看着晶莹,似乎还没搞清发生什么事情。晶莹一呆,透过朋灵的眼睛,她什么也看不见,自己的心事却仿佛被看穿了。她从未见过这种眼光,突然觉得万分狼狈。


  朋灵虽然垂首无语,但他凭超人的洞察力,早洞悉一切。他不明白,为什么公主一般的晶莹,整个晚上都在变着法儿吸引自己的注意。


  看到晶莹慌乱羞涩的神态,朋灵心中一动,嘴角浮出一个懒洋洋的笑意,站起来摆摆手,说:“对不起各位,那点小把戏没什么好玩的,让大家失望了。”说罢,哈腰坐下,还是那副似睡非睡的姿势。


  晶莹眼睁睁的看着朋灵又坐下去,心中不甘,拍手示意大家安静,说:“明天仲秋,我们好容易有机会放松一下,今晚的节目都是即兴发挥,只求开心,请朋灵同学随便表演一个,好不好?”大家跟着哄然叫好。


  朋灵意兴阑珊,对这次活动全没兴致,看到别人嘻哈笑闹,只觉寞落无聊。此刻听到晶莹还在巧舌如簧的鼓动,心中暗暗恼火。他抬起头,冷冷的盯着晶莹,只见晶莹眼瞅天花板,一脸得意劲,神情里流露出调皮和撒娇的意味。


第二章:魔术


  朋灵皱皱眉,感到莫名其妙,想了想说:“既然大家这么热情,我就献丑了。”走到台前,接过晶莹手中的话筒,掂量一下说“明天仲秋,先祝大家节日快乐,其次,希望晶莹同学今晚胆子大点,不要被什么东西吓坏。”


  第二句话充满了取笑意味,若在平时,以晶莹机敏的个性,早已反唇相讥,此刻竟嘴角含笑,浑不以为然。朋灵心中又是一动,越发觉得莫名其妙,恼怒之情大为减少。


  他四下扫了一眼,从讲桌后掏出一盒粉笔,说:“道具已经有了,还需要一名助手,哪位肯帮忙?”他脸朝大家,眼睛却看着晶莹。


  晶莹正要答话,却见一人从座位上跳起来,说:“我来,我来。”正是调皮鬼徐雷。走到台前,问:“有问题吗?”朋灵稍一沉吟,说:“没问题,不过要按照我说的做,否则魔术不灵你负责。”徐雷笑嘻嘻的说:“好说,好说。”


  晶莹正要答应为朋灵做助手,不料被徐雷打断,心中怅然若失,默然退到一边。


  粉笔是班级备用之物,尚未开封,盒盖积满灰尘。朋灵吩咐徐雷打开盒盖检视,以示未做手脚,又从同学中借得一条手绢,递给徐雷说:“合上盖子,将手绢覆到盒上,退后三步。”


  徐雷遵照他的话,仔细将手绢盖好,然后后退三步。朋灵点点头,走到离讲桌几步远的地方,举起左手,劈空一挥,同时沉声喝道:“去!”


  大家凝神屏息,紧紧盯着盒子,诺大的教室里突然没有一丝声音。只见盒子好端端的摆在桌子上,并无异状。徐雷疑惑的问:“好了吗?”朋灵还是懒洋洋的笑着,努努嘴,示意打开盒子。


  徐雷不解的走向前,嘴里嘟哝道:“这么简单?”伸手扯下手绢,打开盒盖。


  盒盖一开,徐雷登时目瞪口呆,惊呼道:“粉笔呢?怎么不见了?”只见盒内空空如也,粉笔早不翼而飞。


  梁涛等男生无法相信,纷纷跑上前查看,桌上只剩一只空空的粉笔盒,桌洞内外,再找不到一支粉笔。几个男生这才心服口服。教室里响起热烈的掌声。


  朋灵在大家掌声里,默然退回原位,恢复到最初的姿势。


  晶莹站在一边,默默的注视着朋灵的一举一动,直到朋灵的头深深的垂下去,才恍然意识到,不能让朋灵这样孤立于集体之外。既然他属于这个班级,就该与班级融为一体。心想:“我是文艺委员,一定有办法让你融入班集体中。”


  晶莹优雅的甩了一下长发,说:“太精彩了,朋灵同学只做了一个动作,就演出了今晚最神奇的节目,大家知道,朋灵同学的魔术变化多端,刚才不过是牛刀小试,请朋灵同学再来一个更精彩的,好不好?”晶莹得话颇有鼓动性,大家哄然叫好。


  其实晶莹没有亲见过朋灵的魔术,所谓变化多端,不过是信口吹牛罢了,说几句好话,免得朋灵推脱。


  朋灵心情沉郁,本想一个人安静的坐着,偏偏晶莹要与他作对,第一次借表演魔术招惹他,已经让他不快,本想趁机教训她,不料被徐雷打断,加之惊讶于晶莹羞涩的神态,把捉弄她的念头打消了,此刻听到晶莹再次巧舌如簧,不由心头火起。


  朋灵不动声色的站起来,走到前面,说:“好吧,既然大家这么有兴趣,我就勉为其难,不过我希望晶莹同学做我助手。”晶莹求之不得,轻盈的站到他旁边。


  朋灵神情懒散,手指桌上的空粉笔盒,对晶莹说:“合上盖子,举过头顶。”晶莹依言将盒子举起。


  朋灵沉思片刻,问道:“你最怕什么?”晶莹不解其意,看着他,微笑着摇摇头。朋灵又问:“怕不怕蛇?”晶莹点点头说:“我最怕蛇跟癞蛤蟆。”朋灵干咳了一声,嘴角露出一丝嘲弄的笑意:“如果现在你手中的盒子里装的就是蛇,而且还是五条凶猛的毒蛇,你怕不怕?”


  晶莹涩然一笑,说:“我不信,你吓唬我。”朋灵盯着她的眼睛,叹口气说:“打开盒盖,你就知道了。”


  晶莹迟疑的放下胳膊,看看手中的盒子,将信将疑的去掀盒盖,手指尚未碰到盒沿,突然一物闪电般从盒中弹出,缠到了晶莹的手腕上。大家定睛看时,竟是一条色彩斑斓的花蛇。


  晶莹大惊失色,一声尖叫,急速甩臂,花蛇连同那只粉笔盒一同跌落在地上。盒中竟又游出四条小指粗细的花蛇,在地上弯曲蠕动。晶莹尖叫着躲到墙角,花容惨变,浑身颤栗不已。


  五条花蛇向四周游动,临近的女生纷纷从座位上跳起来,惊叫着向远处躲避。梁淘等胆大的男生嘻嘻哈哈的跑到前面,伸手欲捉,整个教室乱做一团。


  几条小蛇异常机灵,看到有人靠近,竟昂起头来,一副进攻的架势。几个男生被唬住,围着小蛇团团转,再不敢动手。


  朋灵皱皱眉,说:“大家小心,蛇有毒,不要乱动。”走上前,将粉笔盒倾倒,逐一放到每条蛇前面,五条小蛇如同见到巢穴一般,乖乖的钻进去。男生们见到他竟有这种神奇的本领,都惊叹不已。


  朋灵将盒子放回桌上,回头再看晶莹,见她正瑟缩在一个女孩的怀里,脸色苍白,双目泪水盈盈,呆呆的看着他。刚才的飞扬神采已荡然无存,如同一个柔弱无助的小女孩。眼神清澈凄楚,让人不忍直视。


  朋灵心中一痛,隐隐觉得犯了一个莫大的错误。他知道女孩怕蛇,只因晶莹不断跟他作对,才想轻轻的教训她一下,不料却将她吓成这个样子,心中感到后悔和内疚。


  其实,怕蛇是女孩的天性,但以晶莹大胆开朗的性格,几条小蛇决不会将她吓成这样伤心绝望的样子。她在毒蛇缠腕的瞬间,突然体会到朋灵内心的反感和恼怒,也明白了自己在朋灵心目中没有一点分量,一下如身陷冰窖,再没有力量和勇气站出来,更别说主持节目了。


  朋灵回到座位上,男生们围在他周围,吵吵嚷嚷求他讲出魔术的秘密,朋灵被许多人众星捧月般围在中间,已无法漠然处之,只好大大咧咧的坐着,任凭那些男生怎样死皮赖脸的乞求,他都懒洋洋的笑着,不着一言。


  女生们则七嘴八舌的安慰晶莹,责备朋灵不该这样捉弄女生。晶莹起初躲在那个女孩怀里发呆,后来见那么多人劝慰自己,渐渐觉得委屈,将脸埋在女孩怀里,抽泣起来。


  班长陆星坐在下面,见教室里局面混乱,知道晚会无法继续。他走到前面,用力拍拍讲桌,等教师里安静下来,才大声说:“今天的晚会在晶莹同学的主持下,非常成功,尤其朋灵的魔术,非常神奇,那几条小蛇……”他突然记起身边的粉笔盒里还有5条小蛇,急忙走开几步,面有难色的对朋灵说:“朋灵,这几条蛇怎么办?总不能摆在教桌上啊。”


  朋灵沉默片刻,涩声说:“你打开盒子就知道了。”陆星吃了一惊,他向来怕蛇,刚才几条小蛇凶巴巴的架势他看的清楚。可是现在面对这么多男女同学,他身为班长,无论如何不能让人把他看成胆小鬼,只好硬着头皮走上前,战战兢兢的去掀那盒盖,手指碰到盒沿,突然有人“啊”的一声尖叫,骇的陆星一哆嗦,猛缩回手,疾步后退,差点坐到地上。


  大家哄堂大笑。发出这声怪叫的正是促狭鬼徐雷。徐雷看自己诡计成功,手舞足蹈,乐不可支。陆星满脸通红,恼怒的冲徐雷说:“开什么玩笑,吓出人命,赔的起吗?”盯着粉笔盒,却再不敢伸手了。


  陆星左右看看,从桌洞里掏出一支教杆,从盒盖一侧插进去,轻轻一挑,盒盖打开,全班四十多双眼睛一起盯着那个盒子,连晶莹也从女孩怀里抬起头来,但盒中哪里还有蛇的影子,满满一盒全是粉笔。


  男生都热烈鼓掌,女生也钦佩的看着朋灵。朋灵还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,毫无表示。


  陆星摆摆手,说:“好了,现在时间已经很晚,我们的晚会到此结束吧。”转头问晶莹:“你说呢,晶莹?”晶莹是这次晚会的组织者和主持人,必须尊重她的意见。


  晶莹眼圈发红,凄然的点点头,轻轻叹口气想:“我还准备了好多有趣的节目,可惜无法继续了。”

good 0
  致命邂逅
  致命迷情

随机推荐

刷新 换一批
在线状态 当前在线活动人数: 535

游客84547于1秒前浏览:朋灵
游客83525于1秒前浏览帖子:新人报道~~~~
游客81470于10分钟前浏览:九指故事
游客65808于21分钟前浏览:婴儿的哭声
游客23563于25分钟前浏览:18岁女留学生与男友吵架出走 午夜地铁口遭强奸
游客10573于27分钟前浏览:爷爷的手术刀

弹性返回顶部JS代码
返回上级 返回首页
 蜀ICP备18033389号-2  js兼容所有浏览器日期代码
  • 搞笑趣事
  • 经典语句
  • 云梦小说
  • 返回首页